<td id="y2ayc"><noscript id="y2ayc"></noscript></td>
  • <bdo id="y2ayc"><noscript id="y2ayc"></noscript></bdo>
  • <menu id="y2ayc"><bdo id="y2ayc"></bdo></menu>
  • 聯系我們 / CONTACT

    咨詢熱線

    13765034122

    • 手機:023-68780836
    • 郵箱:cqfrkj@163.com
    • 地址:重慶市九龍坡區西郊支路20號-9幢-附2號

     

    技術優勢

     

     

           煤-化-電綜合生態產業鏈充分利用了我國“富煤”的能源特點,將煤炭資源高效制取各類新型清潔能源材料,優化我國能源結構。根據《中國散煤治理調研報告》顯示,我國每年散煤消費量約為7.5億噸,若在全國建設約100個原煤轉化量為500萬噸的煤-化-電綜合生態產業鏈平臺,每年可制取約4.87億噸猶如天然氣一樣清潔燃燒的清潔型炭代替散煤,大幅度降低大氣污染物的排放,從而帶動了煤制清潔燃料產業健康而快速的發展。

           煤-化-電綜合生態產業鏈在制取新型能源清潔型焦(炭)的同時,可將副產物低溫焦油進一步深加工產生柴油、汽油等戰略能源,按制取約4.87億噸/年清潔型焦(炭)同比計算,可制取柴油約3500萬噸/年,汽油約470萬噸/年,天然氣約400億方/年,減少我國油類能源進口量,增加我國油類能源戰略儲備。

           在整個煤-化-電綜合生態產業鏈中,各行業間優勢互補、互相支撐、互相依托,還可制取低能耗、低成本的氫氣、甲醇、液氧、液氮、液氬等產品。其中氫能的制取蘊育著廣闊的前景,如氫汽車、氫燃料電池等。從而推動和發展了能與國際價格競爭的低能耗、低成本煤制氫氣等清潔能源產業,取得了化解煤炭過剩產能、促進煤炭行業轉型和煤化工產業升級的多重效果。

           煤-化-電綜合生態產業鏈各行業間通過物流、能流的方式實現廢物、能量和信息的互換,通過富氧燃燒綜合節能減排的高效環保處理,確保整體產業鏈達到國家近零排放標準,并且通過風火電力互換使綜合生態產業鏈最大限度的使用可再生綠色電力,從而減少CO2排放,實現產業生態化;另外煤-化-電綜合生態產業鏈建成后將產生大量富氫干餾煤氣,以年處理原料40萬噸級產業鏈為例,若將該煤氣全部用于電廠燃燒,全年可減少CO2排放6.16萬噸,另外通過煤氣富氧燃燒深度調峰可減少CO2排放43.8萬噸;確保燃煤發電鍋爐消納煤-化-電綜合生態產業鏈廢氣物后任可大幅度減少CO2排放。

           煤-化-電綜合生態產業鏈每年可產生巨大的經濟效益,單就應用約4.87億噸/年新型能源清潔型焦(炭)代替散煤可產生直接經濟純收益近2700億元,柴油、汽油經濟純收益近2500億元,在振興全國火力發電行業經濟的同時,可有效地提高當地人均GDP值,帶動當地人口就業及經濟的全面發展,實現生態產業化。

           綜上,煤-化-電綜合生態產業鏈搭建了煤-化-電能源互聯網,構建了高效、清潔、低碳“三位一體”體系,形成了煤、化、電一體化的新興產業,加大了我國能源產業的發展,推動了我國能源產業的技術升級。

           同時,煤-化-電綜合生態產業鏈通過技術耦合創新將各產業融為一體,滿足國家節能、低碳、環保的發展模式,將產業外部間的能源消費轉變為產業內部階梯式上下游消費,將單一的能源供給側轉變為多元化的能源供給側。若在煤炭資源豐富的地區(如山西?。嵤┟?化-電綜合生態產業鏈,可使其由資源輸出大省轉變為新型能源輸出大??;若在全國加大該綜合生態產業鏈的建設,可保障我國在相應能源領域的能源戰略安全。 

     

     

     

    部分圖文轉載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技術優勢

     

     

           煤-化-電綜合生態產業鏈充分利用了我國“富煤”的能源特點,將煤炭資源高效制取各類新型清潔能源材料,優化我國能源結構。根據《中國散煤治理調研報告》顯示,我國每年散煤消費量約為7.5億噸,若在全國建設約100個原煤轉化量為500萬噸的煤-化-電綜合生態產業鏈平臺,每年可制取約4.87億噸猶如天然氣一樣清潔燃燒的清潔型炭代替散煤,大幅度降低大氣污染物的排放,從而帶動了煤制清潔燃料產業健康而快速的發展。

           煤-化-電綜合生態產業鏈在制取新型能源清潔型焦(炭)的同時,可將副產物低溫焦油進一步深加工產生柴油、汽油等戰略能源,按制取約4.87億噸/年清潔型焦(炭)同比計算,可制取柴油約3500萬噸/年,汽油約470萬噸/年,天然氣約400億方/年,減少我國油類能源進口量,增加我國油類能源戰略儲備。

           在整個煤-化-電綜合生態產業鏈中,各行業間優勢互補、互相支撐、互相依托,還可制取低能耗、低成本的氫氣、甲醇、液氧、液氮、液氬等產品。其中氫能的制取蘊育著廣闊的前景,如氫汽車、氫燃料電池等。從而推動和發展了能與國際價格競爭的低能耗、低成本煤制氫氣等清潔能源產業,取得了化解煤炭過剩產能、促進煤炭行業轉型和煤化工產業升級的多重效果。

           煤-化-電綜合生態產業鏈各行業間通過物流、能流的方式實現廢物、能量和信息的互換,通過富氧燃燒綜合節能減排的高效環保處理,確保整體產業鏈達到國家近零排放標準,并且通過風火電力互換使綜合生態產業鏈最大限度的使用可再生綠色電力,從而減少CO2排放,實現產業生態化;另外煤-化-電綜合生態產業鏈建成后將產生大量富氫干餾煤氣,以年處理原料40萬噸級產業鏈為例,若將該煤氣全部用于電廠燃燒,全年可減少CO2排放6.16萬噸,另外通過煤氣富氧燃燒深度調峰可減少CO2排放43.8萬噸;確保燃煤發電鍋爐消納煤-化-電綜合生態產業鏈廢氣物后任可大幅度減少CO2排放。

           煤-化-電綜合生態產業鏈每年可產生巨大的經濟效益,單就應用約4.87億噸/年新型能源清潔型焦(炭)代替散煤可產生直接經濟純收益近2700億元,柴油、汽油經濟純收益近2500億元,在振興全國火力發電行業經濟的同時,可有效地提高當地人均GDP值,帶動當地人口就業及經濟的全面發展,實現生態產業化。

           綜上,煤-化-電綜合生態產業鏈搭建了煤-化-電能源互聯網,構建了高效、清潔、低碳“三位一體”體系,形成了煤、化、電一體化的新興產業,加大了我國能源產業的發展,推動了我國能源產業的技術升級。

           同時,煤-化-電綜合生態產業鏈通過技術耦合創新將各產業融為一體,滿足國家節能、低碳、環保的發展模式,將產業外部間的能源消費轉變為產業內部階梯式上下游消費,將單一的能源供給側轉變為多元化的能源供給側。若在煤炭資源豐富的地區(如山西?。嵤┟?化-電綜合生態產業鏈,可使其由資源輸出大省轉變為新型能源輸出大??;若在全國加大該綜合生態產業鏈的建設,可保障我國在相應能源領域的能源戰略安全。 

     

     

     

    部分圖文轉載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2018天天躁躁夜夜躁,24小时日本韩国免费观看,国产未满岁18在线观看
    <td id="y2ayc"><noscript id="y2ayc"></noscript></td>
  • <bdo id="y2ayc"><noscript id="y2ayc"></noscript></bdo>
  • <menu id="y2ayc"><bdo id="y2ayc"></bdo></menu>